三明资讯

沙县农村金融制度改革惠民之策

【导语】:沙县被农业部、人民银行、银监会和保监会等四个部门列为全国6个、福建省唯一的农村金融改革试点县两年来,以发展普惠金融为目标,在创新担保模式、农房抵押贷款、民间资本管理等方面突破创新,逐步形成了沙县模式的农村农户融资机制,得到了各方的积极评价。

沙县被农业部、人民银行、银监会和保监会等四个部门列为全国6个、福建省唯一的农村金融改革试点县两年来,以发展普惠金融为目标,在创新担保模式、农房抵押贷款、民间资本管理等方面突破创新,逐步形成了沙县模式的农村农户融资机制,得到了各方的积极评价。

  今年5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沙县农村金融改革调研报告上作出重要批示;中农办、全国试验办和省市主要领导调研沙县金改工作时,指出沙县金改工作超出预期,经验很好,值得借鉴。去年10月,全省创新农村金融服务现场经验交流会在沙县召开,对沙县创新农村金融服务的经验进行推广。

  截至今年10月末,沙县各项存款余额135.51亿元,同比增长15.89%;各项贷款余额165.91亿元,同比增长11.18%,存贷比122%;涉农贷款余额96.34亿元,同比增长11%;农户贷款余额30.34亿元,同比增长17%,不良贷款率为1.80%。

  激活区外资金和民间资本

  作为农村金融制度改革试验区,沙县产生了不少全省乃至全国的“首创”和“先例”。

  沙县先后成立全国首家农村土地流转行业性担保公司、养猪专业担保公司,以及全省首家村民出资、村组织与村民共同出资的担保公司等,为农村提供专项专业担保服务。目前,该县共有20家融资担保公司,其中5家以“三农”为主要服务对象的行业性担保公司,已累计为2.31亿元贷款提供担保。县里金融机构则加大对小吃业、竹席和生猪养殖产业等信贷支持,共发放贷款23.47亿元。

  沙县金改的亮点之一,采取以农户自愿入股为主,县乡财政出资为辅的筹资形式,首创村级融资担保基金,为村民贷款提供担保服务。去年6月,首个村级融资担保基金在高桥镇官庄村设立,村里有117户村民加入基金,基金规模达253万元,农信社为该村村民发放贷款1324万元。目前,全县已设立担保基金53家,覆盖31%建制村,1694户农户入股,基金规模3628万元,为1548户农户提供担保贷款13261万元。其中,有1297笔1.14亿元村级融资担保基金贷款还投了人寿险。经贷后跟踪调查,首批到期贷款没有出现一笔违约。目前,村级融资担保基金已在全县范围内稳步推开。

  为了破解融资规模不足难题,沙县引进区外金融机构和利用民间资本,多形式扩大信贷投放总量。如今,区域外金融机构落户沙县“淘金”的有沙县农发行、沙县渝农商村镇银行、三明农商行沙县支行。民间资本也争先恐后新建小额贷款公司。目前初具规模的有:由民间资本发起的、注册资本2亿元的沙县金元小额贷款公司和具有国有控股背景的沙县金森小额贷款公司。今年来,两公司累计发放贷款12亿元。

  沙县民间资本活跃,企业资金需求旺盛,但民间融资不规范、有风险。今年3月,沙县以“为民资寻出路、为企业找资金”为旨,组建注册资本1亿元的沙县民间资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为民间资本提供资本管理、项目投资、投资咨询、资金需求信息和民间融资利率发布等综合服务,引导民间资金投向实体经济和县域重点项目,让民间借贷行为阳光化、合法化、规范化。该公司从3月22日成立以来,已为县域内26家企业解决资金1.68亿元,促进了沙县经济更好地转型发展。

  盘活“林”、“地”、“房”资源

  连日来,在高桥镇明洋山农村新型社区,村民范荣生在忙于修建高山村便民服务点的办公楼,他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我在上海投资了小吃店,在老家还投资种了山姜,今年都赚了钱。”一位农民有这么多的投资,钱从何来?“用房屋作抵押贷款的,去年8月,我和本村的朱世贵都用房屋作抵押分别贷了15万元。朱世贵的15万元解决了他的合作社扩大养殖规模所需资金短缺问题。”范荣生说。“农村房屋抵押贷款之所以可行,关键在于明洋山社区的房屋打破了‘村’的牢笼,可以在全镇范围内流通,房屋因而有了流通价值。”高桥镇镇长林贞淦说,明洋山社区目前已经有七十多户村民办理了土地证、房产证“双证”,不少村民都用房屋所有权证申请到了贷款。

  试点伊始,沙县选择“区位好、价值高、流通易、需求旺”的城郊村、集镇所在地和农村新型社区为创新点,突破农村住房无法抵押、农户贷款方式受限“两大瓶颈”,在全国率先推出新农村住房集体建设项目贷款、新农村建设个人住房贷款、农房抵押贷款、农村住房装修贷款等四个金融产品,打造开发贷、按揭贷、装修贷、抵押贷“四位一体”的产品链。

  集镇所在地和农村新型社区采取5户联保的模式,为每户放贷5万元用于建房,农户在取得房屋和土地权限证书后,根据房屋评估价再给予50%的授信贷款额度。高桥镇明洋山新型社区已申请到住房抵押贷款的就有8户农户,范荣生、朱仕贵都是信用社评级授信的“3A”最高信用评级农户。

  走进沙县新农村建设样本——西郊村,一幢幢别墅错落有致,门前屋后花红树绿。由农行推出的新农村建设个人住房贷款,更是加快了沙县城镇化建设步伐,西郊村、大洲村等城郊村,明洋山、宝龙等农村新型社区成了闻名八闽的“美丽乡村”。

  目前,农行、农信社已累计为西郊、大洲和明洋山新型社区等农户发放农村个人住房抵押贷款441户7037万元,实现了农民资产的资本化,使农民的“死钱”变成“活钱”。

  继农村个人住房抵押贷款推出后,沙县充分利用林、地等资源,创新农户融资担保产品,开展林权抵押贷款、土地流转项目和订单农业贷款,促进更多金融资金向农村倾斜,林、地等资源可以随时变现为“绿色银行”,目前已累计放贷7亿多元。

  为进一步支持鼓励流转土地规模经营,加快推进现代农业发展,沙县财政每年贴息200万元,对流转土地的经营项目,推出“银行+财政贴息”的金融支持模式,至今已为165个土地流转项目发放贷款1.2亿元。

  农民 “足不出村” 享受金融服务

  11月26日,沙县凤岗街道西霞村卫生所里一台电话“POS”机旁,村民罗寿涛拿出银联卡,在卡槽上轻轻一刷,输入密码和取款金额,不到1分钟就取到200元。“过去取钱要到县城里,取号、排队,加上路上骑车往返的时间,要花上半天,如果遇上雨天就更不方便。钱取少了半个月不够用,取多了放在家里不安全。现在村里有了便民点,天天支取都不嫌麻烦。”老罗4个女儿都不在身边,有的在外地做小吃,有的在城关做生意,就老两口在家务农。女儿们每个月都会把生活费打到老人的银行卡里。

  金改启动以来,沙县农村信用社、县农行与建制村的商铺进行签约合作,设立小额支付便民点,通过“居家银行”转账电话为农户提供转账、汇款、缴费、余额查询、小额存、取款和还款等基础性金融服务。目前,沙县“银商合作”和“银村共建”取得初步成果,全县171个建制村实现了小额支付便民点全覆盖,共聘请147名村级金融服务协管员,设立小额支付便民点326个,各种转账电话574台。截至11月底,这些便民点共办理取款80887笔,总金额2551万元。

  信用评级 农村经济稳定的 “防火墙”

  “有了3A信用等级,创业筹资就和直接从银行取钱一样方便。”西郊村村民黄青财也从村级融资担保基金贷了10万元,他将这笔钱用于开小吃店。

  去年6月以来,沙县农信社按照“先建档、后评级、再授信”的思路,在全县启动农户信用档案建设及信用评级工作,在此信用基础上,沙县高桥镇官庄村、高桥村、新桥村、新坡村,青州涌溪村,高砂渔珠村先后成立村级融资担保基金,符合条件的农户每户按1万或2万元加入基金,根据信用等级,按入股金额的2-5倍授信,最多可贷款10万元,有效解决农民发展生产和创业致富的资金问题。

  目前,沙县已为全县所有的农户建立农户经济档案共50387册,并对全县50387户的农户完成评定信用等级,其中A级以上农户40713户。根据农户信用等级情况,农村信用社已对3B以上农户授信46379户,授信额度20.16亿元,贷款农户5679户,贷款余额15亿元,较好地满足农民的有效信贷需求。

  沙县农信社主任钟先礼介绍,对贷款信用良好的农户,信用社通过定期年审予以上调信用等级及授信倍数,最高为AAA级和10倍以内;对基金贷款担保授信逾期超过10﹪以上的,新增贷款的利率按上浮60﹪执行,逾期率超过15﹪的,信用社即停止办理该基金的贷款担保直至逾期率小于10﹪。

  如今,沙县信用镇、信用村、信用户、信用街、信用协会、信用小吃城、信用园区、信用社区蜂拥而出,各类信用载体获得银行业机构授信2.5亿元,累计贷款1.85亿元。

  沙县县委书记袁超洪介绍,今后一个时期,沙县将围绕“扶持三农、服务县域、先易后难、突出特色”的基本原则,深化改革目标,创新改革内容,更大范围地解决农民贷款难、担保难问题,在农村金融改革试点上,步伐迈得更大些,让农村金改的惠及面更广些。

手机访问 三明本地宝首页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本地宝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地宝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本地宝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企业文化 | 广告服务 | 广告价目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法律顾问 | 意见建议
本地宝 BENDIBAO.COM 汇深网 版权所有 2006-2018 ICP证:粤ICP备17055554号-1